父子間的牽「伴」:想不到陪孩子共讀,竟幫爸爸重拾閱讀的信心與勇氣

由於我的孩子生長在澳洲,為了鞏固他們的中文能力,我和老公對於語言上的分工也在孩子尚小時就談好:我只說中文,將來我也只負責所有的(在家)中文教育;而學校的英文學習,則全權由爸爸處理。

今年五歲的Lara剛上澳洲小學,開學第五周起,老師便請家長每周陪孩子記五個sight words(幼兒英文閱讀常見的單字),除此之外,還有兩本英文橋梁書的閱讀。

一開始老公很抗拒,時常藉口推託不做,讓我很是氣惱,認為他非常「不盡責」。

但也無可奈何,我只能一再與他溝通:如果爸爸不做,那女兒的英文便沒人可以幫忙。如果英文能力落後了,未來老師恐會介入關心。

幾天後,老公或許想通了什麼,他開始主動花時間陪女兒做sight words練習以及橋梁書閱讀。

幾周後,神奇的事發生了。

不僅Lara的進步看得到,更讓我吃驚的是:原本早放棄陪孩子做閱讀(大概已有兩年空白)的爸爸,一開始不情不願的共讀,後來竟漸漸從中獲得信心,甚至主動告訴我,他願意每周三晚上固定唸英文故事給孩子們聽。

有一天,當我把「金爸爸現象」告訴婆婆,電話那端的婆婆話語中難掩感動:「是的,我想以往老丹這麼不愛念故事書,是因為他沒有自信。我一直都曉得,打從他進小學開始,課業上的學習對他而言就是一大障礙,他也因此不喜歡學校。」過去老公總「推託」不陪孩子共讀的原因,終於水落石出。

「我想,透過陪孩子『做功課』,其實無形中幫他重建了兒時受挫的信心。」婆婆說。

昨天晚上,當我躺在床上享清閒,耳邊聽得對面書房傳來的爸爸說故事聲。

口齒清晰,語調飛揚,精彩的故事與適時的定頓和互動,屢屢逗得姊弟的笑聲如銀鈴串串響。

「爸爸,我們還要做上台報告(show and tell)!」唸完故事,孩子向爸爸請求。原以為老丹會拒絕,但他說「好,我們刷完牙回書房。」於是刷完牙,他們回到書房。

不一會,父子三人的笑聲再度傳來,還聽得見爸爸誇獎小丹,「弟弟,我很喜歡你的報告耶!」

──

「謝啦,你每周這一晚可是幫了我大忙。」孩子上床後我不禁向老丹道謝。

「沒事啦,其實我很享受和他們相處。」老丹故作鎮定,但藏不了臉上喜悅滿盈。

老公的這份改變,無疑的,來自孩子的影響──那份在幼時學習上遭挫的信心,被他深藏在心裡30多年。如今,因為孩子的陪伴,而終於有了重新體驗的勇氣,得以將故事改寫。

孩子的成長稍縱即逝,親子間的陪伴不過短短數年。然而在這趟陪孩子重溫童年的短短旅程中,我們卻得以療癒過去曾徬徨無助的那個小小自己。

發文作者

我們是澳洲的吉爾家!成員由一個不諳中文的天兵爸爸、兩個相差一歲每天爭吵的姊弟,以及一個理智線常斷裂的媽媽組成。育兒之路從第一天開始,就註定充滿歡笑與淚水。但無論妳在哪裡,我想讓妳知道:育兒路上不需踽踽獨行。讓我們一家用歡笑與感恩,陪妳一起寬心育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