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風的爸爸是媽的小兒子,是我的大寶貝

「爸爸!我回來啦!」我帶著爽朗趨身向前給近三年不見、躺在床上的爸爸一個擁抱。擁抱的瞬間,「爸爸,我好──想……你。」從我口中傳出的隻字片語,竟成了沾水的衛生紙,整個糊成一團,爸爸也失聲啜泣地說……

閱讀更多

試圖改變高敏感孩子前,先想想自已的價值觀

「孩子們的派對過得如何?」剛運動完,我傳訊關心帶著孩子們參加同學生日派對的老丹。

「爛透了。」

「我以後再也不要帶女兒去任何派對,她讓我感覺超丟臉。」回到家後,老丹慍怒地說。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