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議的4年 零極限夏威夷療法 Ho’oponopono

從沒想過零極限夏威夷療法 Ho’oponopono在我澳洲六年的生活裡默默地幫了我許多大忙。

今天不談吉爾家搗蛋三傻的趣事。

這一篇我想分享的是自己這六年來在澳洲碰到的有點玄、攸關心靈層面力量的體悟,以及我的作法與結果。

提筆寫下這篇文章前內心有過一番掙扎。我自己對於宗教/宇宙的力量其實半信半疑;我也有個對宗教嗤之以鼻,一切講究科學的老爸,豈料年過半百後他漸漸跟著母親虔心向佛。父親某天對我說:「人啊,生命中絕對要有個信仰」「有些事情是科學無法解釋的」

一路走來,我身邊曾有許多機會接觸宗教,然而也許時機未到,我遲遲沒有一個宗教信仰。但遇到心靈困頓時,我習慣將自己埋到心靈成長/心理學的書籍裡尋找慰藉。許多心靈、甚至科普的書提到:人的腦是可以鍛鍊的;你所看到的世界是依照你內心所想而投射出來,並非真正的世界。

真正讓我寫下這一篇關於心靈層面力量的體悟,是因為我最近身旁遇到了一件意料外的事,這大概也是我們這一家這三年來最開心的事—-那就是我們家旁邊久居的惡鄰突然(也終於)搬走了(**澳洲要請走房客還挺難的,時有耳聞惡房客鳩佔鵲巢死賴不走的新聞)。看到這你問:那這和心靈層面的力量有甚麼關係?

在闡述怎麼用夏威夷療法讓惡鄰搬走前,我先分享兩件這四年內發生,對我來說不可思議的例子。

零極限夏威夷療法 Ho’oponopono 職場菜鳥被欺侮到遇貴人撥雲見日

四年前我是個在澳洲剛畢業沒有經驗的幼教菜鳥。幸運地應徵上第一份工作,當上學步兒班級的助理老師。到任第一天,園長要我去隔壁班認識一下該班老師,順便陪大孩子們吃飯。想不到一踏進去,整個教室的氣氛如嚴冬,兩位年輕、二十出頭的洋人女孩瞅了我一眼,便沒甚麼興趣地別過頭去和其他孩子聊天。我想大概因為我是新來的,便不作多想。然而往後隔壁班導師J對我的態度要不笑裡藏刀,就是視而不見;她在園長面前總故意和我裝熟,說所有同事裡最喜歡我了,然而在員工休息室和我相遇卻從不跟我聊天(即使我主動開話題,最後也無疾而終)。我其實很怕她:那個輕蔑的眼神,舌燦蓮花的嘴。某天起我不僅止於怕J,甚至開始討厭起她來,原因是J只跟班上自己喜歡的孩子攀談,其他大可視而不見;儘管J是老師,但她在孩子面前常表現張狂失控的一面;在家長面前擅說甜言,但看到尿濕褲子大哭求救的孩子,她可以面無表情扭頭就走;J因為是資深員工,愛拉攏同事搞小圈子,於是公司內有幾個年輕女孩老圍著J,上班一起發懶或聊天,新人則被用來差遣。我為當時的狀況感到不平,但一介新人著實無力改變什麼。雪上加霜的是,我的班導因為隔年要接任園長職位而時常不在教室,晾我一個人照顧十個和我不熟、尖叫哭鬧的小小孩。我上班常覺緊繃又疲倦,卻又得聽隔壁傳來J不時對孩子的怒吼聲。那一年是我最痛苦的一年,我曾難過到一路哭著上班,打起精神上班後,再一路哭回家。同事間的雜事讓我內心糾葛,我卻因為喜歡那裏的孩子壓抑自己,強留下來。

某個鬱鬱寡歡的平常日,我內心突然想起<零極限(Zero Limits)>一書。該書之所以吸引我,是因為內容闡述了夏威夷一位名為修藍的博士靠著古老的夏威夷療法關閉了一所惡名昭彰的精神病院;他甚麼也沒做,只是靠不斷清理自己內心的潛意識毒素,便讓病人陸續出院或轉至其他病情輕微的醫院。他怎麼清理內心毒素呢?只靠重複簡單四句「我愛你(I love you)」,「對不起 (I am sorry)」,「請原諒我(Please forgive me)」,「謝謝你 (Thank you)」便可對我們意識到的世界、任何起心動念進行清理。修藍博士認為我們生活中所發生的所有事情,某部分來說都跟我們有關,我們是那唯一該負責的人;你只能透過不斷地清理自己內心,淨化潛意識中的雜訊;當潛意識中的毒素清乾淨了,凡事就通順了。

於是我決定嘗試看看。除了內心默念(或開口說),書中提到讓清理效果加乘的辦法就是視覺化我一邊想著J的名字、想著她離開我工作生活的樣子、想著我所處的工作地點小團體瓦解,一邊默默念著那四句話。幾個月後,我們的幼兒園開了分校,園長突然表示將要調度幾名資深員工去分校支援。同事J是其中一名,頓時她面露震驚;J一離開後小團體也頓時瓦解,和J要好的同事要不另謀高就,不然就是工作態度改變了。接下來的兩年我遇到對我照顧有加的導師,甚至私下還成了朋友。但當下我大概覺得一切只是湊巧。

零極限夏威夷療法 Ho’oponopono 讓房貸最吃緊的時候貴人自動上門

另一件讓我開始對零極限夏威夷療法效果咋舌、更積極以它清理潛意識雜訊的,便是我們的房貸。當初我們買房子時,交易一切看似順利,但最後房貸要下來前才發現老公年輕時曾因欠了一些卡債,有了不良紀錄,直到要買房子才被要貸款的銀行告知,最後落得沒有銀行願意讓我們貸款,只有一家高利率房貸公司願意伸出援手,並告知這高利率一貸就可能是五年(也就是不良信用紀錄被洗刷的年限);之後要再經其他銀行重新審核才可能貸到一般利率。嚇人的高利率,我當時一週的薪水就全沒了,生活非常拮据。經過了一年,我懷了Lara,想到孩子出生後我便無法全職工作,開銷只增無減,趕緊請老公打電話再度詢問貸款公司是否能再重新審核,讓我們的房貸利率降低。最終換來的結果仍是否定的,對方只說一年的時間太短,至少要再兩年。當時我的心情簡直沮喪到谷底。無獨有偶地,我再次想起了零極限夏威夷療法,開始隨時對著我的念頭默念那四句話:「我愛你(I love you)」,「對不起 (I am sorry)」,「請原諒我(Please forgive me)」,「謝謝你 (Thank you)」。

我更具體的做法是:1)想著房貸利率下降的畫面。2)再更具體一點,我每個晚上把房貸公司寄來的房貸紀錄紙本(上頭有我們的地址,貸款人姓名,目前房貸利率…等資訊),拿個橡皮擦對房貸利率的數字不斷"擦拭"(象徵把它消除)並唸著那四句話。其實剛開始做有點不自在,覺得這麼做大概就如把鳥埋進沙裡的鴕鳥,於事無補。但因為修藍博士曾對著精神病院的病患姓名做相同的擦拭動作,於是我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照做了。

約莫半年後,Lara出生了。在她才兩三週大時,某一天丹尼爾帶我們開車繞繞;當我們在一個停車場停下時,突然他接到了一通電話。起先聽起來就像是煩人的電話問卷。但再幾秒後我發現丹尼爾神情變了,臉頰爬上了笑靨,神情愉快。掛上電話後他對我說:「是XX銀行打來的,他問我有沒有考慮換房貸公司。」我的心跳加速,那不是我們的願望嗎?「我向他說明了我們目前的狀況,那位仁兄剛好是XX銀行房貸部的主管,說他願意給我們機會,幫我們審核。」丹尼爾如是說。接下來一切都不可思議的順利。約莫一個月後,我們如願借到了一般利率的房貸連原先的高利貸公司打來取消合約時也不可置信。

經過這兩件事,我相信這世界上有神秘的力量了。又該說,我相信我能重塑我所要看見的世界。

Quote

零極限夏威夷療法 Ho’oponopono送走言語霸凌街訪鄰居三年的惡鄰

我們家旁的惡鄰,在我們搬進目前的房子前,已在那住了大概五年時間。(後來聽另一個鄰居L說:惡鄰已經在這條街上住了近十年;五年前他們住在隔兩棟的房子裡。)剛搬來的時候,我們主動跟惡鄰打招呼,一切正常,他們偶而會送來幾根豬大骨給我家狗兒吃;在惡鄰出國玩時,我們也主動幫他們從街上拿回清空的垃圾桶。(澳洲每戶住家外都備有兩個大垃圾桶,每週的某一天,住戶須將垃圾桶推到家前面的街上,垃圾車載走垃圾後,當天稍晚再由住戶將垃圾桶收回)一切看似和諧,但接下來卻慢慢變了樣。

惡鄰開始告訴我們垃圾桶該擺的位置(要把雙方的垃圾桶都放在我家前面,而非他們家);惡鄰在某次擦撞了我們的汽車後,不但沒道歉,還寫了一封信暗諷我們的車停在不對的位置才導致被他們擦撞。從此之後,我們兩家相敬如冰。和他們相處的這三年,我每天都好想搬家。惡鄰有時興致一來,便將車的音響大鳴大放;或者在假日晚上整理他的船或水上摩托車,讓引擎在靜夜中嘶吼。(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惡鄰既然有這麼多錢砸在享樂,何不買個房子?)更可怕的是,某天惡鄰因為我們請的除蟲公司車子停在我們門前路上,認為那會擋了他船的出入(完全沒有),當場對除蟲公司以及丹尼爾破口大罵,甚至揚言若我們不移車,他便要用他的大車大船輾過去。此後每逢假日,我無論如何一定央求老公帶我們全家早早外出,最好晚歸;明明該是讓人最放鬆的家,因為惡鄰在旁,這下卻成了我最想逃的囚籠。我時常打電話跟母親抱怨,當時母親也開始看《零極限》,並跟我一起在生活中練習那四句話。我很感謝母親總不斷鼓勵我繼續清理。回頭看來,對於這個我們一家(以及鄰居L,還有我們被惡鄰逼到不得不賣屋的前屋主)遇上的阻礙,我所做的功課是:1)每天時常在心中默念那四句話,清理我對惡鄰浮出的惡念;清理我的恐懼;也祝福惡鄰早日找到屬於他們的新天地(這是我母親特別囑咐的,以祝福代替詛咒會更有效)2)視覺化:透過窗戶,我會盯著惡鄰的房子及車子,想像空中有一個巨大的橡皮擦;在我邊念那四句話的同時,橡皮擦也一併擦過了他們的房子與車子(象徵他們讓離開這個地方),然後祝福他們搬到更合適的地方。

某個下午,當一家大小在後院玩耍時,我突然有個奇怪的念頭,想要走去客廳。當我走進客廳,我突然瞄見窗外惡鄰的大兒子正夥同幾個年輕人拿了把鋸子在鋸鄰居L家旁的行道樹,好增加他們自己屋外的車位(無故鋸樹是相當嚴重的違法行為,可易科罰金數千元澳幣),當下嚇傻的我,連忙喚了丹尼爾來看。隔天我們除告訴鄰居L外,也通報了相關單位。儘管惡鄰死不承認,但我們證據在握,最後他又氣得開罵,一同問候了執法人員的祖宗十八代……接下來幾天,只要惡鄰一經過鄰居L和我們家,又是一陣狂吼。好在當時我們正巧要回台灣探親,才得以放鬆幾週。

回澳洲後,惡鄰突然安靜了許多,沒有一絲聲響。當我們正覺得奇怪時,他們突然在兩週後搬家了。前幾天遇到隔壁來整修房子的房東,和他打招呼聊了幾句後,才知道他們最後藉著整修賣房的理由總算把房客給請走。這三年來的抗戰終於勝利了!惡鄰搬離的當天,他的傲氣盡失,只剩一臉疲倦。

讓我對零極限夏威夷療法更加感到驚訝的是,惡鄰搬走後房子空了兩個月一直租不出去,直到兩個禮拜前,屋主在房子前突然豎立起一塊大大的「出售」看板。那個畫面不就是我內心一直出現的嗎?在惡鄰最囂張,對我們無故謾罵的時候,我一直在自己內心模擬我想要看到的場景:惡鄰搬走,房子出售。對於當時惡鄰佔據這個社區已久(五年),房東又看似絕對不會賣房的情況下,我只能不斷透過意識與內心視覺化來告訴自己,一定可以達成。這個世界上,所有的景象與萬物充其量都只是能量的顯現;人的潛意識分不清楚什麼景象是真的,什麼是假的,於是,透過你有意識地在腦海中重新植入你想要看到的人生樣貌,潛意識將會以為那是真實,久了便真的將之顯現於你的生活中。

以上是我自己個人四年內對於零極限夏威夷療法的體驗,有的人也許認為純粹巧合,或者時間問題;但我相信宇宙之下絕對有無法以科學解釋的力量存在,然而只要我們保持客觀的態度去看待,一定能有所得;就如<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一書所言:「當你真心渴望某件事,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完成。」我會一直清理下去,而對於耐心看完這篇分享的你/妳,我也想說聲:我愛你/妳,謝謝你/妳。

你的支持是我們澳洲吉爾家繼續寫文的動力;也歡迎到我們的專頁(請點我)和搗蛋三傻一起咀嚼澳洲生活二三事!

關於書哪裡買(請點下列連結):

零極限>及<新.零極限>

延伸閱讀:擁抱每一刻不完美的自己: 夏威夷療法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