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迷途:我想感覺被愛

上週日我過了個自認最難受的母親節,老丹比寒冬還嚴峻的臉龐及口吻,讓我在周一晚間爆發,攤牌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我只是受不了這些日子的累積,妳不斷的叨念,好像我什麼都做不好……我只是想要幫忙,但似乎做什麼都不對,都被妳嫌。」這句話自老丹嘴裡哀傷吐出,我像被尖銳的嬰兒啼哭聲自夢中驚醒,深深倒抽一口氣。原來,原來我還踩在父母以往欠佳的感情影子上。

人生第一次和羊駝的浪漫接觸

「這樣我們要去哪裡呢?」Lara看著我,面露失落。心想許久沒有帶孩子們出門踏踏青,丹尼爾這周末不用加班,我們趕緊搜尋布里斯本適合親子遊的好去處,後來在Groupon上發現了一個評價極高的羊駝農場體驗。吸引我的不僅因為可近距離看羊駝,更可以餵食羊駝、並享有半小時與羊駝的獨處/散步時間!

澳洲內觀初體驗|快樂:不需外求,只消內探

今年6月,一名極注重心靈提升的友人突然問我:「妳參加過vapassana meditation嗎?」我滿頭霧水地上網查了查,只約莫曉得那是10天噤語、禁3C產品、食宿免費的靜坐課程,容易額滿,我記下時間,待7月一到馬上報了11月才開始的課程。後來才知道,這就是以往時不時聽到人家說的「內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