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迷途:我想感覺被愛

上週日我過了個自認最難受的母親節,老丹比寒冬還嚴峻的臉龐及口吻,讓我在周一晚間爆發,攤牌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我只是受不了這些日子的累積,妳不斷的叨念,好像我什麼都做不好……我只是想要幫忙,但似乎做什麼都不對,都被妳嫌。」這句話自老丹嘴裡哀傷吐出,我像被尖銳的嬰兒啼哭聲自夢中驚醒,深深倒抽一口氣。原來,原來我還踩在父母以往欠佳的感情影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