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懂事的孩子成了情緒配偶──六歲女兒說她是家中第二個媽媽,我感覺陣陣揪心。

「媽媽,妳知道妳在台灣的時候,我們家有一個新媽媽嗎?」Lara突然神秘兮兮地問我。

「嗄?」我差點沒吐出剛進嘴裡的水。

「那就是我喔!」看我一臉受驚的樣子,女兒神采飛揚地笑了起來。

「所以弟弟和爸爸調皮或吵鬧的時候,我就會管他們。」

Lara的成熟讓我非常驕傲,但下一秒卻是陣陣揪心……

已成母親的我,心中仍對媽媽吃醋

回想兩個月前回台灣探望父母的時候,因為許久沒回台灣,生活裡許多事情於我變得非常陌生。當時24小時照顧中風爸爸而忙不過來的媽媽,往往因為我的反應慢半拍,口氣也急了起來──帶著略微命令的口吻要剛回家的我做這個、拿那個,彷彿我如她肚裡的蛔蟲,不用明說就能秒懂她口中的「這個(學幫爸爸換尿布)與那個(其實是床單)」是什麼。

有一次我終於生氣地回應:「我才剛回來,為什麼妳就要我做那麼多事情?我根本不曉得我在做什麼。」

媽媽對我突如其來的爆發也嚇了一跳,連忙道歉:「對不起,因為妳通常比較懂事,所以我下意識就以為妳能無縫接軌地幫忙。」

還有一回,我問媽媽我能不能使用某個小東西,她秒回:「不行,那是要留給爸爸用的。」雖然是很平常的東西,但我當下卻意識到心裡起了濃厚的忌妒,一陣稚嫩的聲音從心底傳來:「又是給爸爸,那我就不用被照顧嗎?」那個心中小小的我不曉得從哪裡跑出來抗議。

童稚的我無形中成了媽媽的情緒配偶

其實媽媽是非常疼我的。

只是因為成長過程裡,面對爸爸媽媽,甚至奶奶與爸爸無盡的激烈爭執裡,我一次又一次聽見爸爸在父親角色當得有多失職;被婆媳、婚姻與工作壓得喘不過氣的媽媽,則時常躲在浴室裡絕望地探進鏡子:「我真的快被逼瘋了。」無形中,我便成了媽媽的情緒配偶(她真的不是故意,也沒有辦法)。

八歲當爸爸和人打架時,我在房間拿起啞鈴囑咐自己:「要趕快變強壯,下次打架我才能幫忙。」

十三歲當爸爸賭博到天明,一夜未闔眼的媽媽又急又氣,我抄起電話打給爸爸:「你是怎麼當人老公的?你不回家就永遠別回了。」

我盡可能當個成熟懂事的孩子,只因為我深怕被家庭壓力逼得臉色鐵青的媽媽有一天會提早倒下,而我將無枝可依。

但我明明就只是個孩子。

也因此三十多歲的今日我早成為母親,我還是時常在內心對我的母親吃醋、甚至在看到老丹對Lara流露出父女間無比關愛的神情時無法遏止地——心上一陣酸楚蔓延。

孩子,請放心當個小孩就好

當Lara告訴我她是家中第二個媽媽時,她聲線中的驕傲,卻讓我覺得心被撕扯著──我過去大概因為看不慣老丹面對家務的態度(譬如車子停外面不上鎖鑰匙也不拿),而在無形之中給了女兒「脫線的爸爸靠不住,與其拜託他,不如拜託更懂事的妳」的感受。

可是,她明明只是個孩子。

「謝謝妳,妳真是幫了我大忙。但我回家了,所以妳可以放心當個小孩就好,知道嗎?」我將Lara擁進懷中。

我只希望她能好好當個孩子──儘管我知道她成熟又貼心,但童年一去不復返,有一天她會成熟,她會必須肩負起屬於成人的責任。但在那天降臨前,我希望她只要享受孩子應有的快樂童年。

其實,透過陪伴孩子成長的旅途,我才有機會試圖理解上一代育兒環境所未能言說的苦,進而正視、並接受自己童年受的傷至今還在淌血,在淚水中默默相信有一天它會復原。對於下一代,則在我一次次差點重蹈上一代的覆轍時踩剎車,輕聲鼓勵自己──改變永遠不嫌晚。

發文作者

我們是澳洲的吉爾家!成員由一個不諳中文的天兵爸爸、兩個相差一歲每天爭吵的姊弟,以及一個理智線常斷裂的媽媽組成。育兒之路從第一天開始,就註定充滿歡笑與淚水。但無論妳在哪裡,我想讓妳知道:育兒路上不需踽踽獨行。讓我們一家用歡笑與感恩,陪妳一起寬心育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