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需要這樣的自由時光來成就更好的自己

上星期,我在澳洲的媽媽團團友M傳了一封訊息給大家:「下周公婆要回台灣了,在我最後一個能自由行動的日子,大家拋家棄子一起吃燒烤如何?」

當下無論是正在上班或忙家務的其他團友,居然不約而同地迅速回了訊息。接下來叮叮咚咚,川流不息的訊息聲中,每個人的文字裡彷彿回到學生時代,充滿了要去夜衝或外宿般地興奮之情。

昨日早上,M突然再度傳訊:「兒子生病了,很黏我,今晚我還是在家好了。但妳們就依約去吃飯吧!」我們其他四個媽媽,晚上是依約前往了,然而坐定之時,不免先感嘆M就要錯過了這個珍貴的自由夜。

接著,我們幾個媽媽各自分享出門吃這頓晚餐前的心路歷程。

Y最淡定,出門前仍不忘先為大兒子上一堂中文課,唯一巴望著老婆速返的是要一打二的老公;輪到我,「一發動車子小丹就崩潰了,以為我要一去不回。我不曉得他為什麼分離焦慮越來越嚴重?雖然愧疚,但我選擇了自由。」

S則是效仿大禹過家門而不入。儘管知道孩子的床單洗了還沒鋪,但為了不被纏住,也只好冒著老公可能不會鋪床的風險,直接驅車前往餐廳;T則是最身經百戰,已能笑看一切的三寶媽,「五歲的大兒子因為用錯詞語,結果告訴弟弟『媽媽去吃飯,然後不會再回來了』讓餐椅上的二弟瞬間崩潰。但我依舊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眼淚及食材……」

一個多小時後,就在眾人幾乎酒足飯飽之際,坐我對面的T突然像遇見了熟人般瞪大雙眼,對我身後叫到,「咦!妳怎麼在這裡?」

眾人回頭,才發現今早不能到的M出現了,我們整桌報以一陣歡呼。

原來M在狼狽一整天後,好不容易擺平了生病的孩子,但深怕孩子醒來就要找媽媽。正躊躇接下來是否該去休息、待叩?卻在最後一刻改變心意,鼓起了勇氣,決定給自己一個自由的夜晚。

「妳們吃完飯了嗎?我想說,好歹也要趕來吃一碗麵!」M臉上帶著疲倦,雙眼卻也閃著勝利的喜悅。

在燒烤店的煙霧繚繞中,我的眼前數度迷濛。除了被炭烤店濃烈的白煙燻地淚流,也在朋友們大聊不正經育兒及公開老公糗事之中笑到飆淚。那氣場,瞬間回到了少女時代。雖然短短三小時,卻也是我們最需要用來呵護自己,蓄積能量再出發的珍貴時光。

那晚M回到家,原本擔心會哭著找她的孩子,出乎意料地在她進家門時,親自到樓梯口迎接,接著便轉身回房和爸爸睡覺去。「看來我的擔心有點多餘。」M鬆了一口氣。

我到家後,老丹則指了指我床上已熟睡、戴著泳帽、雙頰上還留有畫筆顏料的女兒,「在妳離開後,我帶著孩子們到夜晚的公園玩了一遍。孩子嗨翻了。回到家,平常最愛找藉口不睡的小丹,只丟下一句:『我要去睡覺了。』便沾枕而眠。」先前我擔心哭倒長城、不願媽媽離開的小丹,其實在爸爸的陪伴下更開心。

原來,實際上有分離焦慮的可能不是孩子,而是媽媽。

我不禁想起最近很火的陸劇《三十而已》,當鍾小芹一開始意外懷孕,忐忑不安地問著好友顧佳生小孩最大的代價是什麼,顧佳說:「當了媽以後妳最大的感受就是委屈,委屈在一個叫媽媽的頭銜裡……我看著孩子,時常在想,他什麼時候能快點長大,一個人睡覺,一個人吃飯,能管理好自己的情緒,能把我還給我。可事實上是我離不開他。」

讓自己享受自由,原來需要勇氣。但一定值得。

這樣一場拋家棄子的小聚,起初想來總有點罪惡,但到頭來卻更體認到:「這樣的休息,是為了讓媽媽能在育兒中走長遠的路。」

「這一趟晚餐後,老公和小孩看起來更可愛了吧?」三寶媽T問道。

於是乎,帶著竊喜,我們這群媽媽,也正開始籌畫下一場沒有老公孩子的喝酒之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