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辭會死—40歲老爸給4歲兒女的行動告白

那晚孩子們第一次和爸爸夜遊。老丹在回程的路上和孩子賽跑,惹得孩子們在靜謐的夜裡笑岔了氣。隔天在小雨中陪姊弟們騎腳踏車,雨停後更應小粉絲要求轉戰公園踩更大的水坑、一起搖落樹梢上的雨滴暢快尖叫……這些都是媽媽平常會禁止、只有爸爸才給得了的快樂時光。

兩個月前,一個秋涼如水的傍晚,老丹下班到家,如往常笑臉迎然地和孩子們打過招呼後,遞給我一張紙。

「妳明天幫我去藥局買這個。」接過藥單,這不是老丹已停好一段時間的抗憂鬱劑嗎?此舉讓我察覺事有蹊蹺。

年初我們回臺灣探親,全家經歷了六週崩潰卻緊密的家庭生活。每晚一起吃飯聊天,再四口一起睡大通鋪。

回澳洲後,生活卻突然變成近三個月的偽單親。老丹週間五日的長工時,漸漸連假日也一併獻給了工作。一家大小同樂的期望逐日變成了奢望……

六月的某個週日,為面對隔天通勤的長途漫漫,以及工作上體力的大量消耗,老丹一如往常在傍晚六點就要入睡,而當時孩子們才剛要進飯廳吃飯。我們一家人雖然身處同一個屋簷下,卻已然過著平行時空的生活。壓抑著情緒,我對床上已躺平的老丹不住埋怨:「我知道你什麼也無法做,但這樣孩子見不著你、我一個人照料他們所有起居的日子,實在不知道還能走多久?」隨後悄然關上門,獨自悲淒。

隔晚,早早上床,卻久久翻覆未眠的老丹突然轉身問我:「如果我明天突然辭職了,會不會很可笑?」昏暗的床頭燈正照著他眼裡幽幽閃爍的憂傷。

路途遙遠,早出晚歸的日子持續了六年,加上近期公司人事異動與氣氛的丕變,在在加深老丹對生活的無力感⋯⋯2000多個日子來的累積,已然造就他的體力與心力上的耗竭。

當爸爸少了對自己的關愛,心中只剩責任下的苦撐,也怪不得他再也無法湧出多餘的愛與和孩子共賞夕陽餘暉、共聞晨間鳥鳴……

「我一想到自己和孩子逐漸疏遠的關係,以及做得再累卻仍被忽視的公司文化。不禁覺得人生中的快樂都遺失了……」

話鋒一轉:「我才40歲,重新設定目標也不遲吧?」老丹眼神儘管疲憊,卻也見得到希望的小小火苗。

辭職後隔天,Lara 一早見到爸爸在家,簡直不可置信。

那晚孩子們第一次和爸爸夜遊。老丹在回程的路上和孩子賽跑,惹得孩子們在靜謐的夜裡笑岔了氣。隔天在小雨中陪姊弟們騎腳踏車,雨停後更應小粉絲要求轉戰公園踩更大的水坑、一起搖落樹梢上的雨滴暢快尖叫……這些都是媽媽平常會禁止、只有爸爸才給得了的快樂時光。

短短兩天,孩子們好喜歡爸爸回到他們的生活裡。他們眼裡閃爍著我幾乎不曾見過的光彩。

由於老丹沒有按照工作契約,辭呈遞出後兩周才離開。對於他突如其來的「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的舉動,不難理解的,引發公司長官勃然大怒。ˋ長官不僅回信中隻字未提老丹的姓名(表示百分之百的盛怒),更表明他們將扣除所有老丹截至目前累積的假期(澳洲每個員工一年可累積約莫四周的假期,這下老丹突然辭職,公司認為他毀約,而拒絕發放他原本可兌現的約兩週薪資)。

這事大概過了兩週後老丹才不期然地告訴我,「但我當時就像一隻瀕死的魚,實在無法再繼續撐下去,從那裏多吸任何一口的負能量。」聽著這樣的告解,對於平日愛逞強、有淚不輕彈的男人們來說,該需要多大的勇氣?我其實很敬佩「懂得表示脆弱的老公」。唯有先表示脆弱,我們才能重拾面對未來的力量。

如今兩個月過去,對於未來的方向,老丹其實還沒確切的答案。

我們目前的生活,也許得縮衣節食,努力節流才能不讓存款瞬間歸零。但至少,老丹終於「有空」參與他所錯過、那幾千個孩子們成長飛速的日子。藉由陪孩子們健行、出海捕魚、甚至隨時隨地在家後院露營的這些小確幸,父子們曾經遠去的緊密關係正一點一滴修補著。

幾個月前,睡前共讀若一聽要讀書的是爸爸,姊弟倆人必定眉頭深鎖,甚至啼哭「不要爸爸看書」。然而才不消幾周,女兒如今已改口對老丹讚美:「爸爸,你是全世界最棒的爸爸!」這是用再多財富也買不到的孩子真心話。

昨晚老丹煮了晚餐,看著孩子們吃得津津有味,「我終於明白煮飯的成就感,原來是來自於看著家人每一口對食物的滿足。」他彷彿參悟了什麼大道理。

雖然生活裡有太多無奈,卻往往也讓我們在無奈裡發現更多美好。

面對未知,我們相信一切會有最棒的安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