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洞

週四Lara起床後開始止不住的鼻水狂流,原以為只是繁花盛開而引起的鼻子過敏,沒想到隔天就感冒起來,不僅嘴裡破了個大洞,聲音變得粗嘎,鼻子也不時拖著兩條綠油油的鼻涕蟲。

週末醒來,卻發現我自己也被傳染,腦子像開了一個大洞,體力已在夜裡流逝,只能一身頹敗、了無生氣地躺在床裡任細菌在喉頭裡歡樂散播,也苦了最近加班加得兇的老丹,假日繼續幫忙接手一打二。

週日晚上,老丹把我從床裡挖起來,示意我到飯廳一趟。

原該是孩子都睡去的靜謐時刻,就著昏暗的燈光側耳傾聽,飯廳好似有著不知名小蟲正熱鬧地在牆裡喞喞高歌;或是鄰居正辛勤地澆灑近日缺水嚴重的昆士蘭草地。


等等?的確是灑水聲!在牆壁裡!

老丹怔愣了好一會,不可置信地直搖頭不可能,牆壁裡的管線是銅管,一百年都不可能破裂(上網查詢平均年限是50-70年,),接著哀號這下我們慘了,漏了一整天的水(聽說他早上就已聽到聲響),水費和將來的整修費都很可觀。


當老丹到前院去關總水源,我的手則依著喞喞水鳴找尋靜夜裡熱鬧的源頭,不一會,我掌心還真能感覺到牆壁裡一股股的強勁,那感覺很微妙,與其說是水花,更像一只小動物鼓鼓躍動著的心臟。接著老丹往水管破裂的牆面一撬,這才發現了牆中的秘密。

(※小補充:澳洲傳統住宅大多採輕量結構,內部除了用木造支架,整體牆壁為空心(可在內添加防火材料或隔音材質);內部牆壁則僅以薄薄的石膏板隔間。好處是壁薄以增加室內空間、牆面整修容易;壞處則是隔音、防火性稍差,且容易遭破壞(一拳就能穿牆)。猶記多年前我媽到我們當時澳洲的租屋住了一週,時常有身在「樣品屋」中的不安全感。)

牆裡連接著另一頭的是後院的水龍頭(不曉得是否因此採用塑料水管而非銅管),而這一小段漏水的水管上面,有著深深的啃咬/抓痕。

此刻真相大白。原來前陣子夜晚,房子偶而傳來的莫名聲響,不是為家裡帶來幸運的座敷童子,而是幫助我們漏財的小老鼠!

繞了房子屋外一圈,才發現屋簷有幾處兩年前為了對付當時的惡鄰,我們架設室外監視器(不久意外錄到鄰居破怪公樹,讓不肯理事的房東終於請走了盤據社區八年的街坊惡霸)卻鑽錯位置的小洞。後來那小些小洞遲遲忘了修補,所以這回老天請來鑽牆找水源的小老鼠提醒我們。

隔日和鄰居阿姨聊起此事,她說不幸中的小幸是,好在房屋保險有理賠;大幸則是好在水破在今日而非一個月後,否則屆時破大洞的不只是一堵牆,更是我們的財庫(假使我們忘記關水源,而這很可能發生)。

貌似英國豆豆先生的英國水電工彼得再次前來救援

更多關於我們的生活趣事,歡迎來吉爾家臉書或我們的IG分享互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