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歲不抓周|澳洲周歲砸蛋糕

抓周V.S.砸蛋糕

臺灣傳統的周歲習俗是讓孩子抓周,西方近年來(尤以美國)則是砸蛋糕;(cake smash。在孩子面前擺一個6-8吋不等的造型蛋糕,讓孩子自由發揮、盡情享受屬於一人的蛋糕。)考量我們身在異鄉,除了要取得孩子的傳統中式服飾不易,整個過程又只有孩子抓”器具”的短短一瞬間,似乎不夠過癮;於是從Lara開始以至現在Brandon,我們便選擇讓他們砸蛋糕,不僅可玩又可吃;孩子的第一個生日錯過便不再有,非常值得一試留作珍貴紀念。

攝影地點

兩年多前Lara出生起,無論是拍攝新生兒、砸蛋糕,我們都是請同一位於澳洲布里斯本的攝影師幫忙,讓我特別安心的是,由於攝影師同為兩個孩子的媽媽,理念溝通和想法上總覺得特別契合。 攝影師將自宅的雙車庫改造成工作室,裏頭布置溫馨明亮,當孩子上工(?)時大人可以舒服地坐在一旁的搖椅或者大床上放鬆;如果來拍攝的孩子有其他手足,攝影師的工作室裡也貼心地備有玩具讓孩子玩樂。

明亮的工作室裏,我最喜歡這堵道具/擺設一整面清楚可見的牆,散發著柔柔的溫馨氛圍。
新生兒拍攝時會用上的可愛髮式,光看不禁讓我又回憶起孩子一閃即逝的嬰兒期。

Brandon的砸蛋糕拍攝過程

Brandon嗜吃如命,打從四個月開始吃副食品起,唯一讓他癟嘴大哭的時刻只有「餵食過慢」。於是我們猜想這下能痛快獨享一個大蛋糕,Brandon應該是恭敬不如從命地瘋狂大吃。

此次砸蛋糕攝影程序和Lara當時一歲的砸蛋糕程序相仿:讓孩子充分探索、享受蛋糕後,再以泡泡浴洗去身上的鮮奶油,為此行畫下美麗的句點。

豈料,也許因為是新環境,Brandon除了開心地東爬西爬,玩玩Yvonne的攝影道具外,當蛋糕真的端到面前,他卻謹慎地遲遲不肯下手(懷疑有詐?)。倒是一旁兩歲的Lara不斷垂涎著弟弟的鮮奶油蛋糕,頻頻說那是她的,不讓她碰更索性在弟弟旁邊崩潰……不得已,最後讓Lara加入弟弟的砸蛋糕活動,終於躊躇不前的Brandon在姊姊的引導下敞開心胸,最後姊弟倆一起痛快地大啖一番。


Brandon的蛋糕(八吋鮮奶油蛋糕,因為弟弟喜歡車子,所以甜點師傅特地幫他製作一根可食用的車子巧可力;也因為甜點師傅知道蛋糕是給1歲孩子吃的,所以其中的糖分因而減少)

當蛋糕真的端到面前,弟弟卻謹慎地遲遲不肯下手(懷疑有詐?)
平常嗜吃如命的弟弟此刻卻不敢對蛋糕下手

躊躇不前的Brandon在姊姊的引導下敞開心胸,最後姊弟倆一起痛快地大啖蛋糕。
吃完蛋糕後,順便來個泡泡浴,延續這美好的時光。
10秒後美好時光宣布結束。(累了)

Lara的砸蛋糕回顧

回想起兩年半前Lara的砸蛋糕情景,起初女兒也是小心翼翼不肯碰蛋糕。不過相較憨厚的弟弟而言,Lara拍照時的表情古靈精怪許多。當天要拍照時不小心失算,一早婆婆和大姑們把Lara帶出去逛街,結果逛到下午拍攝前半小時才回到家,女兒只在車上小睡了15分鐘,接著面對兩個小時的蛋糕拍攝。如今想來,Lara當時還是配合度極高,給我們各式可愛的表情,直到最後洗澡才嚎啕大哭。所以拍攝砸蛋糕的要點是:孩子要有充足睡眠,最好把砸蛋糕排在小睡起床不久後;最好多帶一兩套換洗衣服,因為永遠不曉得什麼時候會需要。(弟弟的砸蛋糕活動上,我完全沒想到姊姊會想要跟著入鏡,於是沒多帶供拍照的衣服;所幸因為蛋糕砸完接著要拍一張全家福,我為Brandoon帶了一件寬鬆牛仔褲,Lara剛好能穿,於是才讓姊姊跟著入鏡。否則可能要請她穿尿布登場了。)

Lara當時也是個米其林寶寶,如今蜜汁腿庫已消風到一點不剩。
Lara興致盎然地玩著地球儀。
投以攝影師一個淘氣的鬼臉。
忍了一年,終於等到能大快朵頤蛋糕的這一天,女兒卻反而不敢妄動。

打從孩子們出生的新生兒照,以至滿周歲的砸蛋糕相本,每年回顧,我內心總不斷湧現當下未有的感動;每張照片裡,那些孩子當下最美麗的永恆被牢牢捕捉,輕輕送入眼簾……我看見的是成長的痕跡、以及充沛的生命力。西式的「周歲儀式」,在我眼裡雖少了點中式抓周的刺激,但卻多了一份甜甜的幸福感:讓孩子當個孩子,願他們童年的滋味一如眼前的蛋糕——充滿香甜及想像力。

※更多關於吉爾家的澳洲育兒二三事:臉書專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