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魚與熊掌課題

魚與熊掌: 事業?家庭?

Lara 剛出生時我父母親來澳洲陪了一個月,期間令我意外並哭笑不得的一件事是我的媽媽幾乎不敢抱孩子,直呼「好小好可怕」,反倒是我父親參與了許多哄孫,餵奶的過程。媽媽說她當時40多天產假放完就回去上班了,多數時候我和哥哥是由奶奶照顧的,也因此她不擅長照顧嬰兒;現在臺灣也仍有許多母親因為總總因素不得不讓孩子交由長輩從早到晚照顧,甚至週末才見得著。文化相異的丹尼爾曾為此微怒不解,認為再怎麼苦孩子都不該離開父母身邊,假日才見上一面。(我理解他的不解,因為他有個超人媽媽,單親兼職多份工作,並一手扶養五個孩子長大;這裡不流行祖父母幫忙顧孫,因為他們也有自己的生活,甚至還在上班(六七十歲喔!),而幼兒園最小六週就可送,我之前上班最小見過三個月就來的孩子。)

Lara 出生前我硬是冒著經濟拮据的可能向丹尼爾爭取至少等孩子將近一歲再回去上班,他面有難色,只跟我說「家庭經濟必須靠雙方維持」;然而女兒出生後,丹尼爾看到如此嬌嫩的生命心都軟了,加上我不斷灌輸太早去幼兒園免疫力還不夠強,他先前反對的心逐漸動搖,最後同意我向公司整整請了一年假(澳洲育嬰假上限)。


取捨

當我準備重回職場並同時繼續進修時,孰料計畫趕不上變化,回去上班前一週居然發現我又懷孕了。當時Lara才約莫九個月大。我後來還是硬著頭皮回去上班,然而二胎害喜狀況早發,不適情況也較第一胎嚴重,加上當時Lara 突然生病我卻在上班走不開,顧著其他人的孩子卻魂不守舍,內心惦記著自己的女兒。那度日如年的憂心成了壓垮駱駝最後一根稻草,我當場跟主管請辭,重返職場生活只維持了短短一個月。後悔嗎?不後悔,我願意為我年幼的孩子暫時放下一切,因為我腦海中一直縈繞著我幼時哭求媽媽不要上班、以及媽媽即使下了班還是匆匆趕煮飯做家事,不得不鐵了心讓我在房間哭得肝腸寸斷的畫面;我原本喜愛的工作也因為時時掛念自己的女兒而無法全力投入,使我對班上的孩子感到愧疚又無力。

珍惜

某些時候我因此無法遏止的感到愧疚、對經濟上的付出感嘆無能為力。但事實上,我們有了更多和家人相處的時光,平日的小確幸更加豐沛:假日我們造訪婆家或和小姑帶著兩家三狗去沙灘溜溜;我有了更多精神陪女兒玩樂共讀(以及接送她去幼兒園享受同儕才能給予的陪伴);煮飯家事再也不用推到最一刻才匆匆帶過。某些時候,因為和孩子相處而少了工作時和同事的互動機會,或是和朋友見面只剩下孩子話題,加上懷孕體力不支而懶得出門,夜深人靜時失落感偶爾叩門而入,哀嘆自己人生停格在這裡了。後來我發現,這樣的低潮讓我得以真實面對自己,重新審視自己想要的人生,進而一步步重新規劃。

時光荏苒,當我再度閱讀此篇文章,女兒已經三歲,兒子也快兩歲了,他們正靜靜在各自的房裡伴著月光熟睡著。如今的我,若再次問道自己後不後悔當一個全職媽媽,答案仍是不後悔。儘管過去三年來,不諱言生活晦暗有之,捉襟見肘有之,難過沮喪有之,但現在腦海裡能記得的卻只剩孩子臉上的笑靨,以及女兒不時對我撒嬌的嗓音:「可是我想要妳陪我,因為我最喜歡妳了!」 


好好珍惜每一個當下,因為這不是永遠。

永遠記得過來人朋友對我說:「一位能過將自己生活得開心精彩的母親,是孩子的一大幸福。」我記得年齡稍長後的記憶裡,我的母親在她的工作裏找到舞台,過得精彩,那是我羨慕並想追隨的。而那把將自己人生舞得精彩的火苗,至今仍在我心中燃燒,儘管小,但它一直都在。

上個月在布里斯本參加了內觀活動後,「無常」及「平等心」一直在我腦中縈繞。想多陪家人?趕快去做。想陪兒女成長,趕快去做。因為我們永遠不曉得,明早睜開眼,生命列車將駛往哪裡,哪裡又是終點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